水果视频app全集在线观看

半分钟后。

“啊呀!”

“噢哟!”

“娘也!”

三个七仟坞的货色被一条云绳五花大绑扔在地上,浑身上下就给留了一条底裤,法宝法袍都被扔在一边,遏行云美滋滋的凑过去挑选。

三鸟货蛆一样蠕动着,趴在鹿正康面前大声求饶。

“接下来,我问,你们答,就一刻钟时间,回答不上来,死,超过一刻钟没有我想知道的,也死,听明白没?”

三鸟货齐哭。

“哭也算时间。”鹿正康把无烦恼子摘下来,先套在那个向日葵脖子上。

“你是领头的?”

“不是不是……”向日葵哆嗦着。

“嗯?”无烦恼子收缩了一点。

文艺姑娘海边悠闲时光

“是是是!我就是领头的,大哥,别杀我别杀我!小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!”

“我问你们,来这儿做什么?”

“找人的,不,找尸体,我们一个同门死这附近了。”

遏行云就在他们身后背对着,马尾时不时从脑后甩过来,扫打他们的脸庞,抽得他们脸蛋儿发红。

矮壮壮不高兴了,“大哥您这样有点侮辱人哈,咋让你马就这样打我们脸嘞。”

大鼻头一愣,“师兄你怎么骂人呢。”

“我没骂他啊,大哥他马确实是在打我们脸啊!”矮壮壮愈发悲愤。

大鼻头和矮壮壮吵起来了。

向日葵满头大汗,“不是,大哥,别理他们,他们多少脑子有点问题。”

鹿正康点点头,“看出来了。你接着说,这个弟子什么时候失踪的。”

“差不多是九月份了,十月份的时候讯息中断,我们赶紧来看看的。”

“这件事儿严不严重?”

“挺严重的。”向日葵斟酌着用词,“尸体在哪里失踪,就让哪里的人负责找到,找不到就把领头的杀了,换一个接着找。”

“就一定得找到。”

“对,一定得找到。”

“理由,为什么你们就一定得找到?邪教就这么有人情味?”

矮壮壮正吵得急赤白脸,一听这话又不乐意了,百忙之中还回了鹿正康一句,“不是大哥您这思想就不对,为什么我们邪教就没有人情味了,我们比世上很多不仁不义的狗贼来得有人情味得多得多了!”

向日葵急忙给他使眼色,“求求你闭嘴吧。”

鹿正康揉着脑袋,“向日葵,你说。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找回自己的弟子?”

“向日葵?”

“对,你。是不是向日葵?”

“对,我是向日葵,姓向名日葵。”地中海一脸悲愤,年轻人的自尊受到了灭顶之灾一样的打击,“大哥其实吧,这个规矩也是才打天苍纪前五十年有的,再早的时候我们弟子死外面最多就给他报仇,大部分也就是死了便死了,没人管的,这个规矩是我们新掌门上台后才有的。”

“新掌门,就是那个号称四海无闲渡,九天摘落星什么什么的那个知非真?”

大鼻头插嘴道“是四海无闲渡,九天摘落星。穷道极千目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别念了。”

大鼻头讪讪地住了口,可神态颇有些不服气的样子,他低下头,也不和矮壮壮吵架,颇有些郁闷,也颇有些不服。向日葵不时用余光去瞥这个大鼻头。

鹿正康就笑,“向日葵,你老实说,你是个什么身份,单就是一个出来寻尸的弟子吗?”

向日葵急忙磕头,熟练的样子,他一磕头,旁边两个跟着磕头,看得出来,七仟坞的教育模式颇为传统。

遏行云与鹿正康用心印交流一番,这会儿开始作梗了,“大老爷,依我看呐,那个矮胖的小子故意装憨,这个最小的还故意顶撞你想转移注意,这个向日葵又偷看,想甩锅给这个最小的,这仨真是个顶个的灭良心哟!”

向日葵大惊失色,“你这妖……老爷,怎么平白污人清白呢?我和师弟们那都是好人来着。”

鹿正康挠头,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像他的台词呢。

“这样,我给你们三个几个选择昂,既然,你们就这么宝贵门人弟子的尸体,那就立个投名状吧,三个里面挑一个活下来,剩下那个可以把尸体带回去。”

向日葵愣了一会儿,马上转过头凶狠地瞪着两个同门,他面部表情并不扭曲,只是半眯着眼,眼睛里映出寒光。

矮壮壮和大鼻头呆滞着,直到矮壮壮主动说,“我让师兄活。”于是大鼻头也说“我也让师兄活。”

向日葵脸色松缓下来,就像是一张挂在墙上绷直的毯子忽地落在地上,很舒服地折叠成一团了,他没有抬头与鹿正康对视,可他有一种得意。

鹿正康摸了摸下巴,“你小子,在门派里地位不低啊。好极了,我就知道老天给我安排的命劫绝对是这种套路。”

他直接把这三个人掳回新盛京,在消磁阵里,在这里他们一身功力发挥不出三成,再加上被鹿正康劾禁了法力,七仟坞的这三人完和一个凡人没区别。

“你……是你杀了我们的人!”在进入消磁大阵的第一时间,向日葵就反应过来了。

“不是我杀的,只不过这口锅我背了,七仟坞是撞在我的命劫里了,你和你门派接下来派来的人,都是天道业力的棋子。”

鹿正康把他们分别关押。

把矮壮壮安排在向日葵隔壁的囚室,中间隔着一堵墙还有观察口,给矮壮壮下一个恶刑印,半分钟后他开始痛嚎,向日葵在隔壁瑟瑟发抖,往往是矮壮壮这种硬汉的惨叫看着更吓人点。

大鼻头被抽魂夺魄,鹿正康试着搜检他的记忆,门派功法被秘法保护,无法直接探知,鹿正康便把他的七魄塞回身体里,让他的身体记忆自行运转功法,至少把真气的行功路线给拓印了下来。

了解敌人,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也是值得费劲的。

鹿正康把玩着七仟坞弟子的法器,矮壮壮的是飞剑,大鼻头的是磁球,向日葵的法宝是一个金丝兜袋。

“说说吧,你们平时怎么给门派传消息的。”鹿正康坐在大鼻头面前,把三魂重新给他塞了回去。

“……”

“嘴硬?”

“不不不,大哥我说。我们平时用万里元磁传音交流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